返回顶部
首页讲诚信、懂规则、守法纪做文明保定人
保定文明网 > 未成年

不一样的“六一”,一样的童真童趣

文章来源:中国唐尧网,保定文明网 | 发布时间:2019-06-01 09:42

“记得当时年纪小,你爱谈天我爱笑。有一回并肩坐在桃树下,风在树梢鸟在叫。不知怎么睡着了,梦里花落知多少。”在三毛的这首诗里,字里行间都是最童真的幸福,最无拘无束的童年生活。童年,因为简单纯粹,所以快乐。今天,又到了一年一度的快乐集结日——六一儿童节,你是否还记得那些年过过的六一?找寻童年记忆,再享最美时光,毕竟,谁还不是个宝宝呢。

161566636632880231.jpg

50后牛三礼:童年是最纯粹的快乐

“那时候很多孩子没有过儿童节的概念,但我们基本都是在地里放养长大,每天的日子就是玩,就是跟小伙伴们打闹,天天都是很纯粹的快乐。”牛三礼大爷出生于1949年,就是在这年的年底,我国开始采用国际惯例将6月1日定为儿童节。满头白发的牛大爷对童年的记忆已经有些模糊,只依稀记得小时候日子过得紧巴,家里长辈总去伺候田地,没人管的孩子们就三五成群去到处找“好吃的”。“我家门口就是一条河沟,我们到水里抓青蛙、找虾米烤着吃,偶尔能抓条小鱼,就高兴极了。”“每天到门后山头上放羊,边放羊边摘一路的野果,为了摘个果子衣服常被枝子划破,明知道回家会挨顿打也挡不住果子对我们的诱惑,最后吃得满手、满身都是五颜六色,洗都洗不掉。”越聊,牛大爷仿佛找到了童年欢乐记忆的匣子。聊到最后,牛大爷提到刚出生的重孙女,他高兴地说:“今年是我家闺闺经历的第一个六一儿童节,我给她包了个红包,等她长大了自己去买自己喜欢的东西。”

微信图片_20190531195805.jpg

60后葛凤娟:“军装”为童年记忆染上色彩

“军装”是今年49岁的葛凤娟女士对儿童节最深的记忆。“我清楚地记得小学时学校每年儿童节都要挑选几名同学穿戴上绿色军装、军帽和红袖套合唱《学习雷锋好榜样》,我在五年级的时候终于有了这个机会。”说到这儿,葛女士迈出右腿、胳膊有力地抬起,摆好姿势大声唱了句“学习雷锋好榜样,忠于革命忠于党!”“就是这股劲儿!”葛女士告诉笔者,正是这股军人情结,给她的一生规范出原则界限,“永远跟党走”成了她永远的行动方向。说到这身军装,葛女士无不感慨,“家里十一个兄弟姐妹,很穷,在二姐被选中儿童节合唱时,母亲省吃俭用买了布亲手做出来一身军装、军帽,我巴巴地想了好久。当终于有机会穿上它时,我高兴地去村子里逛了一整圈,特意去每个人面前昂首挺胸地走过。其实衣服穿起来并不合身,袖子和裤脚过长都是挽起来穿的,但就是想听到每个人都夸我一句真精神!”

201409261405326805.jpg

70后田玉卿:童年是快乐的天堂

“小时候一年中最期待的节日,除了春节就是儿童节了。虽然家里人不会送什么儿童节礼物,但学校里欢乐的氛围非常浓厚。”1977年出生的田玉卿女士回忆道,儿童节那天学校老师会带着学生们在操场做游戏,丢手绢、弹玻璃球、跳格子、滚铁环、踢毽子、抓石子、扔沙包、跳皮筋、猜谜语……“我印象最深的莫过于‘马兰开花二十一,二八二五六,二八二五七,二八二九三十一……’平时也不闲着,只要稍微有点时间,大家就一起跳皮筋,即使筋疲力尽依然意犹未尽。”儿童节的欢笑声常常引来学校周围的住户扒着墙头围观,爱现的孩子们就乐得更疯了。上午过半,游戏结束,学校操场上就会支起一个“巨大的”白色布棚子放映电影,田女士已经不记得在棚子里看过什么电影,“其实没有谁会安静地坐着看电影,及时想看也总会有同学来捣乱,我就是这些熊孩子中的一个,电影一开始,维持秩序的老师们就不太管了,我就和几个‘志同道合’的小伙伴在棚子里到处串,哪安静就去哪吓唬同学,哪热闹也要去凑上一脚,总之就是不能闲,更不能让别的同学闲。”但说到这些熊孩子熊事,田女士非常怀念。电影散场,学校会给全体学生放半天假,田女士说,妈妈不让乱跑乱玩,得回家帮她看车子,(那时候田女士家院子里存放车辆用来赚钱),“那时候只知道玩,哪懂什么父母的辛苦,为了抗议,我趁妈妈不注意,就在家里做饭的炉子里塞干棒子核,弄得满屋子、满院子烟,塞完就跑去找朋友玩,到了晚上是被妈妈揪着耳朵找回家的,记得怎么求饶也没躲过一顿打,大晚上的跑门口大哭特哭。”田女士乐呵呵地说,皮一下真的开心。

eca86bd9ddb213056c0519.jpg

80后孟琦:游戏机就是最宝贵的礼物

相较于50后、60后、70后来说,80后的童年生活丰富了许多,由于经济条件的提升,80后们有了自己的零花钱,能买更多样的玩具、零食还有好看的衣服。“那时候最喜欢的就是走街串巷的爆爆米花的爷爷,花上五毛钱就能给爆一麻袋的爆米花,可以放玉米的,可以放大米,还能弄几根粉条放进去,甜津津的,一天都停不下嘴来。”1988年出生的孟琦说,她最喜欢的莫过于打一把魂斗罗,再挖一手爆米花吃。孟琦有四个哥哥,个个是游戏机迷,家里游戏机卡带多得放不下,超级玛丽、坦克大战、雪人兄弟、马戏团等等都是他们的最爱,但即使游戏也争不了对孟琦的宠。“我打游戏打的并不好,但是个游戏机霸主,哥哥们轮流陪我玩,双人对抗,我总打不赢,但每次快输的时候我就会耍赖跟哥哥换位置,赢了却各种嘚瑟。”对于孟琦来说,童年的日子总是欢乐的,每天都可以是儿童节,“六一”的到来只是为欢乐找了个更显眼的入口。每年“六一”,孟琦都会跟哥哥们去游乐园、动物园集体游玩,回到家就到了送礼物的环节,一根漂亮的花绳、一套可爱的文具、一件艳丽的连衣裙、一大包零食大礼包……孟琦说到哥哥们送的礼物满脸嫌弃,却眼含着幸福的笑意。

E69EFCDD55322A859575F9A1E0D56BD3.jpg

90后刘喜童:个个都是动画片迷

在那个电视已经普及的年代,90年代的孩子无疑是幸福的。每天放学回到家,从五点半的《动画城》看到《大风车》,那个时候,无论是国产的《小糊涂神》《鸭子侦探》《蓝皮鼠和大脸猫》,还是外国的《猫和老鼠》《灌篮高手》《美少女战士》,孩子们百看不厌。到了寒暑假,一本《暑假作业》之余,电视便填充了整个假期。对90后来说,“六一”儿童节真的是个隆重的节日,儿童节演出,红领巾是标配,不止自己会戴,还要帮家长、老师佩戴。1992年出生的刘喜童家里还保留着一墙的“儿童节”奖状,“最佳演出奖”基本每年一个,刘喜童当初是班里的文艺委员,每到儿童节演出,总要提前一个月排练舞蹈,每次在台上秀完舞姿,总要第一时间跟距离40公里远在老家的爷爷奶奶打一通电话,听到“乖孙女,真棒!”的夸奖时,刘喜童总能高兴好多天。

9-16060119132HJ.jpg

00后崔雨涵:期待“没有作业、没有课外辅导”的儿童节

00后的孩子是大多数出生在21世纪的新人类。人类迈向新世纪的又一页精彩篇章是他们所属的时代。到了00后,可以玩的东西就更高级了,智能手机、电脑、平板等产品普及,孩子们课余时间的质量提升到了另一个维度,他们有着不同于前任的开阔视野与属于他们自己的远大理想。他们的儿童节幸福的不要不要的,文艺汇演、儿童游乐场、拍写真、大型购物中心吃喝玩乐购、看电影、收礼物……在物质条件上,00后们比以往任何年代的人都要好。同时,00后们十八般武艺全面发展,钢琴、舞蹈、国际象棋、书法、绘画、奥数……这些课外项目让孩子们掌握了很多的“特长”,人人都是拿得出手的“别人家的孩子”。六一前夕,00后的崔雨涵正拿着3D打印笔绘制图画,一幅幅精美的图案跃然纸上,赢得众人的喝彩。然而,“好累哦。”这是崔雨涵对笔者说的真心话,她认为儿童节就是表演特长的节日,从上学开始,从来没有过过一次想象中的儿童节。那她想象中的儿童节是什么呢?“没有作业,没有课外辅导。”崔雨涵的同学们也对她的回答表示认同。

ad9be3f0fca9e717162b2c234fe3ba87.jpg

10后鲁禹珊:简单的快乐

10后还处于无忧无虑玩乐的年纪,还没有经历00后的重压,他们的快乐很简单。儿童节对于他们来说,是真正的快乐的节日,可以亲子游玩,可以收各式各样的礼物。鲁禹珊家里窗台上摆满了乐高,这也是她最喜欢的玩具,每个乐高都是她的心头爱。她牢牢记得每年收到的是哪款乐高玩具。“希望今天能收到一个七八百块的乐高。”这就是她最大的心愿了。(刘向真)


1

我要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最少{{pcommentminlength}}字符,最多{{pcommentmaxlength}}字符,已输入字符:{{pcomment.length}}

全部评论

  • {{m.content}}
    {{m.posttime | date:'yyyy-MM-dd HH:mm'}} {{commentcount-$index}}楼 / 共:{{commentcount}}楼
  •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