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首页讲诚信、懂规则、守法纪做文明保定人
保定文明网 > 经典阅读

从“墙上”驶出的火车|《光影力量:中国村镇40年变迁》

文章来源:新华社 | 发布时间:2019-03-17 07:41

《光影力量:中国村镇40年变迁》

  ——谨以此书庆祝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

2016年底,甘肃省陇南市宕昌县哈达铺车站,杨尕女和女儿李有霞回到阔别多年的家乡,望着新建成的火车站,感慨万千!这一刻,她心里从“墙上”到“路上”的梦想,今天终于触手可及了……随着首发的K2618次“陇南号”列车鸣声驶过,兰渝铁路(岷广段)正式通车,“渝新欧”国际通道的重要部分就此建成。

时光退回到1996年的冬天,新华社甘肃分社记者武斌从兰州出发,在国道212线上坐了整整一天大巴,终于到了甘肃南部小城宕昌。当年这个不通火车的县城,曾是中国最贫困的地方之一。山大沟深、可耕地少,当地人常要背着背篓四处拾土造田。有的田地面积极小,只有一头牛的容身之地,而被人戏称为“卧牛田”。

上图:1996年,陇南市宕昌县阿坞乡农民杨尕女抱着女儿在家中合影,身后的墙上有她们画的一列火车,当时从未坐过火车的杨尕女梦想有一天能坐着火车走出大山。(新华社记者武斌摄 )

下图:2016年12月24日,杨尕女(右)和女儿在陇南市宕昌县新建成投用的哈达铺火车站前合影。(新华社记者陈斌 摄)

那一天,在宕昌采访的武斌偶然敲开了农户杨尕女家的房门,进了门,微弱的灯光下,一列火车清晰地画在面前的墙壁上,“太意外了。一个这么封闭地方的农民家,墙上竟然画着一列火车。”武斌感叹道。

深谈后得知,那时的杨尕女家里只有几亩薄田,根本喂不饱一家四口人。20多岁的她常常要抱着女儿去周边县城乞讨,能讨到一点白面馍馍,就能高兴一天。“这里交通太闭塞了,什么时候我们能坐上火车去富足的地方,让日子过得好些,钱赚得多些就好了。”杨尕女的话,让武斌深受触动,被大山“锁住”的火车梦更是令他动容。他按下快门,记录下昏暗土房中杨尕女一家的火车梦想:土坯房里,煤油灯微微发亮,一名妇女怀抱婴孩,坐在泥巴糊起的土炕上眺望远方。身后墙壁上,一列长长的火车穿行而过。其实这也是一家人对生活的希望和走出大山的梦想。

20年后,照片中的人与拍摄者终于重逢。2016年12月,杨尕女盼望了20年的火车终于通到了家乡。已迁居外地的她特地带着女儿赶回来见证这一时刻。武斌也拿起相机,重走来时路,惊叹着山乡巨变。

照片中还在母亲怀中的婴孩,如今已是20岁的大姑娘。看着老照片,杨尕女的女儿李有霞感叹连连。“从前家里穷,没有照片,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小时候长啥样。原来我那时候眼睛又大又圆。”

对于和杨尕女一样的甘肃陇南山区群众而言,出行是长期以来最大的难题。

陇南地处甘肃省东南部,东邻陕西,南接四川,素有“秦陇锁钥、巴蜀咽喉”之称。境内高峻山岭与深陷河谷错落相接,层层叠叠的山岭犹如屏障,将这里与外界隔绝开来。直线距离只有数十公里的两地,往往要绕着大山低速缓行数个小时。青泥岭、阴平道、祁山道这些镌刻在“蜀道”上的地理概念,既赋予陇南大地厚重的文化积淀,也更诉说着陇南山区群众行路难的艰辛历史。

过去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陇南境内无高速、无铁路、无飞机场,国省道主干线公路等级低,通行能力差,通达率低,是全国、全省交通条件最落后的地区之一。交通发展滞后成为制约陇南经济社会发展的瓶颈,也成为甘肃通往中南、西南的交通“卡脖子”地段。

陇南兀立的危峰,锁住了山里人,也锁住了大山给人类最美好的馈赠。守着丰裕的物产,却难逃“富饶的贫困”,这是世代陇南人难解的愁肠。

改革开放40年来,陇南人为改变贫困落后面貌,改善交通条件付出了巨大努力。兰渝铁路、武罐高速、成武高速、十天高速陇南段、陇南成县机场等重大项目的建成投用,吹响了陇南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交通建设冲锋号。

如今,陇南行路难正在成为历史。40年来,高速公路、铁路、机场、乡村公路等多元化的交通形式正在由一个个期盼变成蓝图,由蓝图变成现实。昔日的交通“死角”正在翻身变成区域的交通“枢纽”。

未来,我们相信,群山环绕的陇南大山里,那些和杨尕女一样正奋力前行在脱贫路上的人们,伴随着日渐发达的交通网络,他们走出家乡、走向富裕,变得可待可期。(本文摘自《光影力量:中国村镇40年变迁》)


1

我要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最少{{pcommentminlength}}字符,最多{{pcommentmaxlength}}字符,已输入字符:{{pcomment.length}}

全部评论

  • {{m.content}}
    {{m.posttime | date:'yyyy-MM-dd HH:mm'}} {{commentcount-$index}}楼 / 共:{{commentcount}}楼
  • 加载更多